分享到
EN
  • 大成动态 News & Activities

荆亚斌 | 风起自少年旁

任何案件,我们都不能给客户一个完全的承诺,所以我们和客户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尽力而为”。我并不奢望能成为一名成功的大律师,但我认为在每一个案子中要给自己一个“交代”,要过得了自己这一关。因此,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做一名“靠谱的辩护人”,在案子上多花一些功夫,真正对得起那句“我们尽力而为”的承诺。

                                                 ——荆亚斌

【编者按】

荆亚斌从山西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不安于当时的就业环境,他决定要去更大的城市发展,于是,带着800元人民币,亚斌就开始了闯荡上海滩的日子。20岁出头的少年,彼时与自己的人生下了一场赌注,不知输赢。但荆亚斌只是云淡风轻、略带调侃的描述了那段“找不到工作、盲目投简历”的日子,他一再强调,不用过多去撰写那段过去,也许在成年人的世界里,谁都会碰上几段难熬的岁月,只是峰回路转,他早已越过了那些万重山,如今便不值一提了。

大家所认识的亚斌,就是这样的少年,无论何时,热忱一如既往,落落大方,在他的身上总是散发着蓬勃朝气,其实在很多同事眼里,他已经是一名年轻有为的刑辩律师。亚斌所代表的,是大成上海的新生力量,他们正值人生主场的当打之年,是时代后起的浪,汹涌又极具生命的张力,稚嫩却又懂得现实中太多沧桑与迷茫。但我觉得无妨,他们敢为正义伸张,敢为失败买单,敢攀越世俗的偏见,他们是最炙热的诗行,是巍巍的石岩青嶂,是这时代里一抹令人期盼的朝霞......

  • 01为何热爱做律师?想做什么样的律师?

可能和我天生的性格有关,这要从大学期间说起,当初选择法律这个专业,一方面因为我认为这个行业门槛非常专业,有着号称天下第一难的司法考试,生命不止,奋斗不息,这才是真实自在的我,而且在当时的我看来,律师是一个多劳多得的职业,职业路径其实很清楚,学的每一本书,办的每一个案子,都是为自己而学。律师一定是凭本事吃饭,我非常敬佩极具专业能力的律师,我也一直期望能成为这样的律师。而且我认为这个职业的成长周期也很长,律师行业的发展周期也很长,我所热爱与选择的职业是与时代发展息息相关的,这是我的幸运。

  • 02请问您是什么时候开始立志成为一名律师的?

因为最初对这个行业的理解,让我选择了这个行业,但当我步入这一行以后,似乎才真正立志成为一名“律师”。在案卷中研究案件事实,研究法条、案例、在法庭上表达自己观点,特别是遇到一些复杂的案件,我会很兴奋,我觉得我是幸运的,是我找到了热爱的职业,所以自然会坚持做下去。

执业最初,有一件事特别触动我,我曾经在上海第二看守所会见的时候,当事人说:荆律师,你下次来会见我能不能用另一个会见室,因为那个房间上面有一个很小的窗户,每天下午可以有一抹阳光照进来,他在会见的时候能见到太阳。我想律师应该成为当事人或者家属心中的光,律师应该让他们有希望,在越来越多的案件中,我们就是当事人的希望,这让我感到律师工作的一份神圣感,我们可能就是当事人的一束光。

  • 03为何选择刑事辩护领域?

亚斌说:

钢铁直男的手机里,仅存的两张与马律师的合照。

我理解的律师行业更像是师徒关系,靠的是“传帮带”,也就是说找到一位好的师傅是关键。在求职的那段时期,我在网上看了好多律师的文章和介绍,突然看到了马朗律师的文章《关于刑事非诉讼业务即刑事法律风险防控的几点认识》,在当时的我来看,完全想不到刑事业务还能做非诉,这个对我的认识发生了巨大的颠覆,我印象中这是马律师2010年左右在博客上发表的文章,我想这就是现在大家热议的“刑事合规”。于是我就大胆地给马律师发邮件,希望能跟他实习,虽然没抱太大的希望,但是没想到,马律师竟然回了我邮件,并且和我约了面聊。那是在一次律协的活动中,我第一次见到了马律师,马律师也给了我很多执业指导,之后我又多次发邮件,在将近2个月的“暧昧期”后,马律师终于同意让我来大成实习。至今都特别感谢马律师当时给我这个机会,我从2015年开始就跟马律师学习和工作,8年后,我也成长为了事务所的一名合伙人。所以我一直说,我和马律师是“网络情缘一线牵”,也正是因此,我才进入了刑事领域。

  • 04您觉得律师的价值是什么?

刚开始执业时,我认为律师应该负责专业的事情,与案件或法律本身无关的事情都不是我们应该做的。直到后来我认识到,其实律师的价值,并不仅仅是提供专业的服务,还有更多的情绪价值。

比方说在刑事案件中,其实家属需要律师去对案件进行事实梳理、法律分析,另外,也需要给他们进行心理建设,很多人在看守所中看到律师都会哭,特别是当我们跟他们带来家人的问候,说到家人的情况,他们都会哭,所以我们也需要安慰他们,给他们做心理辅导,另一方面也要给他们树立信心,这也是家属所希望的,这也是律师的价值。而对于外面的家属也是一样,可能很多时候,他们也需要律师的安慰,我想随着案件的深入,我们不仅仅是对案件更熟悉,更是与当事人、与家属更熟悉,大家并不是律师与当事人的关系,而更像是一份寄托,因为对于他们任何一方,看到彼此都只能通过律师,所以我们一直都会说,“我们并不只负责法律,即便案件没有任何进展,我们也一定会保障固定时间的会见,不会让你们和家人断了联系。”能否让家属、让当事人信任,这也是律师的重要价值。

  • 05一个优秀青年律师需要哪些特质?

我觉得认真、勤恳,这些都是必备的,除此之外,就是不要轻言放弃。特别是在办理刑事案件的过程中,可能申请取保不成功,还有机会,可以申请不予批捕,再不成功还有羁押必要性审查,和检察官的沟通一次没有效果,可以继续研究案卷,再沟通。其实任何事情,想要放弃很容易,特别是刑事案件,但我们就是要一次一次的研究,一次一次的沟通,去说服、去辩护、去坚持,终究会有好的结果,我想刑辩律师,特别是青年律师最不应该轻言放弃。

  • 06可否就您的亲身经历与我们分享一下关于律师,尤其从事您这个领域应该具有怎样的“工匠精神”呢?

我刚从业的时候,有一次去检察院阅卷,当时还不像现在有光盘可以刻录,需要自己去用检察院的机器一页一页的拍摄,我清楚的记得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检察院用小推车推出来五车,六百多本案卷。我在检察院用手机整整拍摄了一天,才把这些案卷都拍回来。然后就开始阅卷,笔录、审计报告、甚至于银行流水我们都要看,并且基于此准备了上百页的律师意见交给检察院,当然,案件结果也是比较好的。其实像一些重大疑难复杂的刑事案件卷宗都会很多,很多人的笔录也都不一样,律师要站在每一个人的视角上搭建他讲的故事,这工作很琐碎很细致。

我们有一个案子,当事人被羁押后一直不认罪,据说之前已经换了三个律师,我们是开庭前一周才介入,但是却需要完成全部工作,频繁的会见、申请阅卷,反复研究案卷材料甚至于对这个案件的鉴定报告也做了研究,鉴定的方式、方法、步骤都需要去了解,就是因为我们发现被告人和证人讲的故事中有一个细节不一致,发现了矛盾之处,再加上对鉴定结论提出的合理怀疑,最终对检察院建议量刑5年的一个案子,法院判决了一年。尽管没有达到无罪的效果,但是我相信当事人最后对这个结果是满意的,因为他在当庭宣判后向辩护人席深深的鞠了一躬。

所以,刑事案子办起来要细,要在浩瀚如海的案卷中找到细枝末节的对比,辩护方案很多都是从细节堆积起来的,没有这些事实基础,很难说服公检法,所以必须要以工匠精神去处理每一个案子。

  • 07作为青年律师,您对于自身的职业规划和未来有着怎样的认识呢?

我想律师这个职业就是付出和收获可以成正比的行业,成长周期长,所以在五到十年的时间,可能都是在积累,我们青年律师需要做的就是竭尽所能的办好每一个案子,因为学到都是自己的,至于未来,我相信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既要仰望星空,更要脚踏实地。

  • 08对于目前的青年律师,您觉得大家面临怎样的现状及挑战?

据我所知,现在上海已经有将近4万名律师,所以在这个市场竞争几乎饱和的环境下,自然就会带来优胜劣汰,想要在市场中存活首先就是要选择适合自己的执业方向。

之前在一次活动中马朗律师说:现在数据犯罪这些专业名字他已经听不懂了,我和马律师开玩笑说:这是我们青年律师的机会。当然不是说把他们打在沙滩上,而是说我们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研究新的领域,以及这些新的领域可能产生的犯罪情况,这是我们青年律师的挑战,但确实也是我们的机会。选择专业领域,下更大的功夫,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我们在办理一些数据相关的罪名,其实无论对律师,还是对公检法都是新类型的案件,那么在这些案件中律师提出的意见,可能公检法会更认真地去理解和倾听,因为大家都在学习,这更是我们的机会,展现自己对新事物的理解能力。

  • 09当一名律师给您怎样的获得感呢?

我理解律师给我的获得感就是——这件事情,只能我去做,也必须我去做。举一个小例子,和专业无关,就像刑事案件中,只有辩护人能去会见当事人,我们团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逢年过节,特别是春节前,必须要把手上的案子全部会见一次。要知道,在疫情前会见是需要排队的,早上五六点就要穿上羽绒服去看守所门口排队的,大家可能会问了,你们刑事律师为什么非要在年前去排队会见?为了挣钱?当然不是,我们说是“送温暖”。

可能当我们全家吃年夜饭的时候,别人的餐桌上缺少一位亲人。我们就是去把家人的关心带给里面的人,再把里面的人一句“我一切都好,你们过年团聚要开心”带出来。这就是我最简单的一种获得感,不需要别人的肯定,而是我认为这个事情只能我们辩护人去做,也必须我们去做。

  • 10如何加强自身专业知识及业务能力积累?

荆亚斌律师荣获“2023上海律师辩论赛十佳辩手”

其实大成已经给了我们很多的路径,比方说有诸多优秀的前辈,可以在与前辈的合作中学到办案的经验和心得,大成还举办了很多的讲座,无论是前辈的分享,还是青年律师的分享,这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另外还有很多的模拟法庭、辩论赛,特别是这次我有幸参加上海市律师辩论赛,不仅有机会和优秀的前辈们学习表达和思维,更是感受到他们对待事情的严谨认真和热情,我相信这些都是对于我们办案有提升的。

此外,在办案中,也是慢慢积累和学习的过程,无论是审计报告或是鉴定报告,都不会只看结论和表面,还会去研究它们的计算逻辑和鉴定方法;比如,办理骗取出口退税的案子,要搞清楚退税的方式;办理洗钱罪的案子,要搞清楚虚拟货币的交易流程,这些都是慢慢积累的过程,也是我们青年律师成长的过程。

  • 11执业过程中遇到过怎样的困难,是否有过焦虑情绪,主要来自于哪些方面,又是如何缓解的?

其实,刑事律师最大的困难就是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最开始,很多案子我们可能做了很多工作,上百本的案卷翻看了一次又一次,各种申请书、律师意见、辩护词,写了一份又一份,在法庭上慷慨陈词,但是最终我们得到的就是“辩护人的意见不予采纳”,会有失落,会有困惑,之前的努力真的都毫无意义么?也为此感到焦虑,但是就像我之前说的,刑事律师应该是最不能轻言放弃的,我们依然会研究案卷中每一个人的笔录,研究审计报告的每一笔账,研究每一个法条和案例,写好每一份申请书和辩护词,因为这就是辩护人的意义,我相信坚持总会有回报,而我们处理的很多案件,也确实是努力得到了回报,所以刑辩律师要有一颗大心脏,受得了挫折和焦虑,仍然坚持拼搏。

  • 12律师工作以外,自己最享受的生活方式?

其实大家都说律师很忙,但是如果有时间,我还是希望能多陪陪自己的家人,这个道理也只这个职业教会我的。我去看守所会见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当事人告诉我:身体和家人才是最重要。他们在看守所,从进去的那一刻,所有的身外之物全部离他们而去,也称得上是大起大落。我相信这是他们真切的感受,他们是真的联系不到亲人,每次会见只要跟他们提起亲人,无论多大年纪的人,都会忍不住流泪,因为当他们进入看守所,抛开了一切的工作、财富、地位,他们思考的就更单一了,而“身体”和“家人”这两项是他们一再跟我强调的,所以,我希望在工作之外,能多陪陪家人。

都说热爱可抵岁月漫长,如果不是梦想和热爱,律师可能是一个很难长久坚持的职业,于荆亚斌而言,能够在人生抱负的最初阶段找到自己“喜欢”的方向,更感恩于执业路上的贵人引路,并与同心同路者并肩而行至今,这一路上的所遇所感将他对这份职业的“喜欢”上升到了“热爱”,由“热爱”变成了“忠于”,在采访过程中,他一直用“幸运”这个词来描述自己的成长和收获,但我认为,只有真正有所准备,“幸运”才能如期而至。亚斌给人一种极为“纯粹”的感觉,我认为那是源于他内心的善良、坚毅和真挚,对于这样一位少年,我们对他的未来充满了期待与祝福,但更希望他可以在奋斗的道路上,能披荆斩棘,亦能随心而安......

近期新闻
  • 查看详情

    王栋律师受邀为上海良友(集团)有限公司进行《依法治企,...

  • 查看详情

    大成律师获聘浦东新区司法局立法工作律师专家丨大成新...

  • 查看详情

    大成律师受邀为上海农商银行提供“供应链金融合规内控”...

关注:
地 址:上海市世纪大道100号环球金融中心9层/24层/25层
电 话:+86 21 5878 5888
大成律师事务所(“大成”)是一家独立的律师事务所,不是Dentons的成员或者关联律所。大成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成立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以及Dentons在中国的优先合作律所,在中国各地设有40多家办公室。Dentons Group(瑞士联盟)(“Dentons”)是一家单独的国际律师事务所,其成员律所和关联律所分布在全世界160多个地方,包括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需要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dacheng.com/legal-notices或者dentons.com/legal-not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