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EN
  • 专业文章 Articles

我国《著作权法》中改编权的侵权判定

公司与并购 知识产权

  我国《著作权法》第十条规定:“改编权,即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这个定义过于迷糊,给司法实践带来不少困扰。比如改编究竟是限于同一作品载体类型(如小说改编为剧本,都是文字作品),还是可以突破作品载体类型(如小说、影视剧到游戏),理论及实践中存在一定争议。
  尽管存在争议,但更具一致的意见是,构成改编的作品与原有作品之间必须具有改编来源关系,而且改编作品必须使用原有作品的基本表达、基本思想,并且加入改编作者独创性的表达,使之成为新的作品。如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北京九歌泰来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话剧团等侵犯著作权纠纷案[(2004)高民终字第221号]中,法院认为:“著作权法上的改编,是指在原有作品的基础上,通过改变作品的表现形式或者用途,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改编作为一种再创作,应主要是利用了原有作品的基本内容;如果离开了原有作品的基本内容,改编作品本身将无法构成作品。因此,被控侵权作品是否构成对原有作品改编权的侵犯,应当取决于其是否使用了原有作品的基本内容;而且所使用的原有作品的基本内容必须是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具有独创性的表达或表达方式。”
  问题的关键是,如何理解使用原有作品的“基本内容”、“基本表达”?这里的“基本内容”应当指原有作品的主要人物设置与人物关系、故事结构、情节主线等,而且所使用内容的比例无论在原有作品或改编作品中都应当占有相当的程度,能够构成作品的基本骨架。如果仅仅是借鉴或引用原有作品的少量情节或具体情节,根本不足以达到支撑整部作品骨架的程度,不应成立改编。
  在北京九歌泰来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话剧团等侵犯著作权纠纷案[(2004)高民终字第221号]中,法院认为:“综合考虑上述第一和第二种情况所涉及的63处相同或相似之处,应当认定《激情燃烧的岁月》所使用的《我是太阳》的有关内容,不能构成《我是太阳》的基本内容,因而《激情燃烧的岁月》不构成对《我是太阳》的改编,不构成对九歌泰来公司所享有的改编权的侵犯。”再如在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连淑香与李春利、杨骏等侵犯著作权纠纷案[(2008)青民三初字第16号]中,法院同样认为:“本院认为,只有被控侵权作品与权利人的作品在表达形式上存在相同或实质性相似,而且这种相同或实质性相似达到一定程度并影响权利人的人身权和财产权的情况下,才构成对权利人所享有的作品摄制权和改编权的侵犯。”
  所以,判定是否侵犯改编权的标准不应当是,或者至少不主要是所谓“受众对于前后两作品之间的相似性感知及欣赏体验”,而应当是前后作品是否具有改编来源关系,改编作品是否使用了原有作品的基本表达。
  侵害改编权应否承担“赔礼道歉”的法律责任?
   “赔礼道歉”作为我国民法上民事责任之一种,更多的是适用于因侵权行为给受害人导致精神利益或人格利益受损的情况,尤其是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下,单纯的侵害财产性利益一般不能适用带有极强的人身色彩的“赔礼道歉”。如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三庭庭长蒋志培在全国法院专利审判工作座谈会上的总结讲话(2003年10月29日)中就曾明确讲到:“作为民事责任形式的“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其适用有其特定的要求,一般应当适用于涉及侵犯他人名誉权、商誉权等场合。专利权是一种财产权,侵犯专利权不涉及上述权利问题。所以,今后在这个问题上要统一起来,对于侵犯专利权不再适用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民事责任。”尽管著作财产权与专利权不同,但毕竟都是市场经济中的财产性权益,这点是没有区别的。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张晓都法官也曾撰文提及:“侵犯著作权中的财产权、表演者权中的财产性权利以及邻接权中仅属财产性权利的出版者权利、录音录像制作者权利与广播电台及电视台权利的,均不会导致社会对相关权利人社会评价的降低,或者造成相关权利人“名誉感”受损,故无需承担消除影响与赔礼道歉的民事责任。”
  《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第(六)项规定: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六)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以展览、摄制电影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使用作品,或者以改编、翻译、注释等方式使用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该条款表面看起来似乎侵犯改编权的行为可以适用“赔礼道歉”,但事实恐怕并非如此。首先,《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本身包含十一项条文,列举了至少十几种侵权行为,这里面既有侵害著作人身权,也有侵害著作财产权的行为;同时四十七条本身也有“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至少四种以上民事责任形式。《著作权法》四十七条“十几种侵权情形、四种民事责任”并非一一对应,而是选择性适用的关系,条文本身也非常清楚的规定是要“应当根据情况”具体适用何种民事责任。比如,四十七条第(七)项“使用他人作品,应当支付报酬而未支付的”是否也也可以适用“赔礼道歉”?显然是不可能的。其次,即便是第(六)项“以改编方式使用作品”,“改编”本身就可能有两种具体侵权情形,即单纯的侵害改编权与同时构成侵害“修改权”等人身权,即便后者可以适用“赔礼道歉”,前者也仍然不可以适用。
  侵犯改编权的案件影响越来越大,已经超出司法实践的层面,深刻影响着文学艺术领域的创作行为,也影响到原创、编剧、影视等文学艺术领域和相关行业的发展,充分研究对侵犯改编权的司法判定方法和思维进路,才有助于在解决相似问题时有的放矢。
  本文首发于上海律协
相关文章
  • 查看详情

    股票质押式回购纠纷的法律争点及执行变现问题

  • 查看详情

    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浅析涉外法定继承之诉讼时效的同案...

  • 查看详情

    港交所关于基石投资者配售规则

关注:
地 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银城中路501号上海中心大厦15/16层
电 话:+86 21 5878 5888